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热搜: 新闻 游戏
Dfer学习网 文章 时事要闻 查看内容

全球航运巨头停运红海航行!有运价直接翻番,绕道成本增加三成

2023-12-19 00:00| 发布者: df| 查看: 35| 评论: 0|来自: QQ

摘要: 全球航运巨头停运红海航行!有运价直接翻番,绕道成本增加三成 继2021年“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堵塞航运要道后,亚欧航运要道再次迎来挑战。 近期,红海附近海域货船遇袭 ...

全球航运巨头停运红海航行!有运价直接翻番,绕道成本增加三成

继2021年“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堵塞航运要道后,亚欧航运要道再次迎来挑战。

近期,红海附近海域货船遇袭事件频发,地中海航运(MSC)、马士基(Maersk)、达飞轮船(CMA CGM)以及赫伯罗特(Hapag-Lloyd)等多家航运巨头公司宣布暂停红海航行,部分航运公司已通知停止货物接载和订新舱。

12月18日,澎湃新闻记者从货代公司方面独家获悉,受国际形势影响,中远海运(COSCO),东方海外(OOCL)以及长荣海运(EMC)已口头通知暂停红海航线货物的接载。ONE海洋网联船务,目前也口头通知暂停红海航线的货物接载。上述消息未有正式文件传达,均为口头通知。值得注意的是,达飞轮船、中远海运、长荣海运和东方海外四家此前合作组成了联盟。

此外,货代方面还表示,地中海航运(MSC)目前只是通知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并没有暂停相关方向货物接载。赫伯罗特(Hapag-Lloyd)已经通知,除VIP客人之外,中东航线,红海航线,以及地中海航线的西岸和东岸均暂停接受订舱,等待后续通知。

据央视新闻,新一轮巴以冲突10月7日爆发以来,也门胡塞武装多次宣称对以色列境内目标发动打击,胡塞武装使用导弹和无人机多次袭击红海水域目标。11月中旬起,胡塞武装扩大对以色列目标的打击范围,开始在红海对“与以色列有关的船只”实施打击,并不断升级相关威胁。近期,多艘货轮在红海、曼德海峡及附近海域遇袭。

不少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前红海及附近海域的安全形势不稳定,停航停运或许成大趋势。

或受上述因素影响,截至12月18日收盘,海运板块领涨两市,带动交通运输板块涨幅靠前,其中龙江交通(601188)、龙洲股份(002682)、中创物流(603967)、上海雅仕(603329)、宁波远洋(601022)等涨停。

红海通道为亚欧航线主干道,业内:若绕行好望角,航程、成本将增约三成

据央视新闻,苏伊士运河—红海这一国际航运要道,扼守亚、非、欧三洲交通要道,连通红海与地中海,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而曼德海峡位于红海南端,连接红海和亚丁湾,是船只往返于印度洋和大西洋之间的必经之地,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多位船长、集运公司人士以及学者专家12月18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红海通道是亚洲通往地中海和欧洲的咽喉。通常亚欧航线,特别是欧地航线,主要走的都是红海通道,是亚欧海上贸易的主通道。

据航运咨询机构Alphaliner近几个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亚欧航线上,三大航运联盟运力占比超过95%。

Alphaliner报告

一位船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每年超过2万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占世界海运贸易的14%,主要是集装箱船及油轮,客运船只占该航道通行量的不到1%。另一位船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红海通道承载的货运量中约30%是集装箱贸易,10%为原油贸易。

“红海曼德海峡与苏伊士运河一起,构成印度洋连接地中海的重要通道,经红海苏伊士运河完成的年度国际贸易约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量的20%。”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行业研究院航运业团队负责人、上海航运50人发展研究中心执行秘书长赵一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如果这个地方出现阻断,欧洲与整个亚洲和非洲东部的贸易链条就会断裂。现在巴拿马运河由于干旱而限行,红海又有战争风险,亚洲与欧洲和美洲的贸易都面临着运输不畅的问题,对集运公司而言,船期延长,码头停靠时间不确定也增加了航行的不稳定。

据外媒报道,英国出口与国际贸易研究所所长Marco Forgione近日表示,全球贸易量约5%依赖于巴拿马运河,12%依赖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的干旱导致水位降低,给通过该通道的船只造成了挑战,“如果船只不能顺利运行,船舶延误和停泊在错误地点所造成的损害和供应链中断将产生巨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目前已有船公司选择绕道好望角航行,但也意味着航程以及成本将进一步提升。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Osama Rabie在12月17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自11月19日以来,已有55艘船只改道使用亚欧之间的好望角航线,而不是通过运河。到目前为止,这只是同期穿越埃及水道的2128艘船只的一小部分。

据中金12月18日发表的报告指出,根据Clarksons,全球约10%的海运交易量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若远东-北欧航线从途经苏伊士运河改为经好望角绕行,运距约增长30%。此外,巴拿马运河持续拥堵或导致更多船舶经好望角绕行,从而进一步增加平均航运运距。

“船公司要考虑航运成本,船东赚的是扣除开支后的运费。”一位船长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如果绕道南非好望角,要多10天左右的航程,总航程会增加1/3左右。绕行后,直接增加的除了船公司的燃油成本和船上的固定支出成本外,还会有贸易上的潜在成本,比如货物贸易周期拉长、保险赔付等。

成本方面,赵一飞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绕道好望角到鹿特丹,船公司的运输成本大约增长30%。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国际货代分会会长、中国国际海运网总经理康树春则告诉记者,如果绕道好望角,航行时间将增加7至15天(船只速度不同),仅油费会增加十几万美元到几十万美元。此次事件也提醒货代和贸易公司,地缘政治和国际局势风云莫测,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可以投保多类保险以防范意外。

一位海运集团下属子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除了绕道好望角外,另一条北极航线是最近在开发的航线,仅对中国来说有一点优势,路程更短,但对船舶的要求更高,需要具备破冰能力等,还需要考虑地缘政治因素等影响。此外,航运业的联盟企业可以共享舱位,一家航运公司走不了红海,其承揽的货箱可以用联盟合作伙伴的船来运输。

有航线明年初运价已翻番,业内称短期亚欧航线即期运价将大幅增长

一位货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今年来欧洲采购水平降低,需求疲软,运费一直降,但从11月底即期市场运价开始逐步涨起来了。18日当天已收到船公司消息,远东到地中海东岸航线大幅上调,由以星航运独家运营的地中海航线ZMP明年1月初运价与今年12月下旬的运价相比直接翻番。其中到以色列北部港口(HAIFA)运价已涨至6800美元/FEU(长度为40英尺的集装箱),到以色列西部第二大港口(Ashdod)运价已涨至7000美元/FEU。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集运公司暂停红海航行和接货,短期内或将推高亚欧航线的运价。

中国至欧洲航线运价已经连续大涨四周。根据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数据,12月15日,上海港出口至欧洲基本港市场运价(海运及海运附加费)为1029美元/TEU,较上期上涨11.2%。据上海航运交易所报告显示,上周欧洲运输需求表现稳定,运力投放在签约季继续受到调控,供求关系良好,市场运价大幅上涨。12月8日,运价为925美元/TEU,较上期上涨8.7%。12月1日,运价为851美元/TEU,较上期上涨9.2%。11月24日,运价为779美元/TEU,较上期上涨10.2%。11月17日,运价为707美元/TEU,较上期下跌2.1%。

地中海航线方面,市场行情与欧洲航线基本同步。12月15日,上海港出口至地中海基本港市场运价(海运及海运附加费)为1569美元/TEU,较上期上涨13.1%。12月8日,运价为1387美元/TEU,较上期上涨10.1%。12月1日,运价为1260美元/TEU,较上期上涨6.6%。11月24日,运价为1182美元/TEU,较上期上涨3.1%。11月17日,运价为1147美元/TEU,较上期下跌3.1%。

“班轮公司宣布绕道好望角,更大程度上是为运价上涨寻找理由,这对班轮公司是利好消息。”赵一飞表示,班轮公司宣布因存在战争风险而停航,与2021年长赐号不一样,长赐号将运河堵塞,令其它船只无法通行,而胡塞武装对经过红海的船只的攻击并不阻碍其他船只经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如果船东和货主购买了战争附加险,万一遭到武装攻击并导致损失,可以向保险人索赔。所以船东即使涨价,其涨价幅度也是以保险费率为限。”

此外,多位船长以及集运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此次事件对于航运企业而言是一把双刃剑,当前贸易处于低谷,尤其是全球集运运力过剩,货少船多的状态缩减航线,反而有利于航运公司提高货箱运价。

多家货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短期运价高,对货代而言利润空间就会大一点。其中一位上海货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经过红海的货能不能正常出运还不确定,红海这几周货量上涨比较明显,爆仓比较严重。后续出运方案目前还没有定论,预计运价12月底到明年初亚欧航线会呈上涨趋势。

另一位货代表示,此次事件利好的点在于其可以给货主提供更多的物流方案。但也有货代表示,因今年大环境不理想,外加欧洲圣诞节带动的传统航运旺季已接近尾声,运价小幅上涨也影响不大,因为货量也减少了。

运价波动对长协订单影响不大,长期看不稳定因素或有损国际贸易

据记者了解,一些船公司在亚欧航线上的长协合同订单占比更多,也意味着市场的波动对长协运价没有影响。

一位空运货代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预计欧线的海运、空运以及中欧班列运价都会上涨,但对货代行业是否利好还要看和货主是什么联系,“比如合同物流半年价或者全年价,碰到此类异常‘头很大’,给客户的价格恒定,亏了就自己担着。”

“整体市场所以有好有坏,现在还不好说。”也有国际货代巨头的地区高管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短期亚欧航线运价会上涨,但目前很多长协价的客户还不能涨价。

赵一飞也指出,“班轮公司当前承运的货物一般都是几个月前的合同约定。目前发生在红海海域的事情,对海运量的扰动不会很大。班轮公司必定将上调亚欧市场运价,但目前不少长协运价高于市场运价,因此班轮公司未必会上调长协运价。”

“此次事件对航运公司的影响,还要看局势持续多久。”另一位集运公司的地区高管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整体来看欧线在价格上会有回应,至少不会跌,“对航运公司有短期利好,尽管航运公司亚欧航线合同订单居多,战争属于不可抗力因素,没法按原先合同约定价格,原合同可以调整。”

此前有行业高管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市场正常时期,一般航运企业的长协合同订单大概占比六成左右。但如果市场非常差,比例会下降至三四成。长协订单有年签、也有季度签或是月签,通常10月、11月底洽谈,会在年底签明天的订单。

据中金12月18日发表的报告指出,报告认为,船舶绕行对集装箱运输影响或更大,或能部分吸收明年新交付运力,但影响程度取决于红海区域船舶航行的不安全程度及持续时长。考虑到目前红海事件尚在早期阶段,后续航线演变取决于红海区域航行风险水平,仍具有一定不确定性。该行维持所覆盖的各标的盈利预测、评级及目标价保持不变。

“任何结构性的、非常性的不稳定会导致运价的波动,而国际贸易和航运业和物流业最安全的、最持续的发展,是一种可预见的稳定。”一位不愿具名的海运专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短期而言,物流业或者航运业会受益,但中长期而言对国际贸易以及经济发展是不利的,例如2021年上半年运价不断上升导致的后果是持续一年半的连续低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联系站长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fer学习网 ( 鄂ICP备17012786号-5 )

GMT+8, 2024-2-24 13:13 , Processed in 0.03265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